觀看記錄 清空
    • 視頻
    • 資訊
    • 明星

    《我就是演員2》李誠儒來救場?痛批張大大王子異是“攪屎棍”

    2019-11-11 12:50:43 影視快報 6883閱讀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原標題:《我就是演員2》李誠儒來救場?痛批張大大王子異是“攪屎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《我就是演員》最新一季節目更換賽制,直接讓導師級別的演員,下場進行對決。可惜節目組再次面臨一個問題,雖說是比賽,但是一到點評環節,幾乎都是誇讚的點評,彷彿進入了一個“誇誇群”。

    比賽除了選手的精彩表現,導師的評價也很重要,導師不僅要有咖位,還需要有不同風格的,要讓觀眾聽到不一樣的聲音。如果只是單純的“商業吹捧”,觀眾看了體驗也不好,對演員本身也沒有什麼幫助。

    《我就是演員2》初衷是好的,讓導師級的演員下場比賽,能給觀眾看到更高層次的表演。但是,這麼做的後果,就是弱化了“點評”的部分。場下能夠點評的咖位,很多都比場上的老演員要低,咖位即使夠了,也不願意去當這個“黑臉”。所以,整場比賽下來,並沒有人去點評演技。

    節目組或許意識到了不足,請來了李誠儒救場。李誠儒在《演員請就位》中,就是唱黑臉的角色。郭敬明組的郭俊辰,董力演繹的《悲傷逆流成河》,由於台詞功力差,還有情情愛愛的劇情。李誠儒馬上用了“如坐針氈“,來形容自己觀看表演的心情,也給觀眾留下“毒舌”的印象。

    這次李誠儒來到《我就是演員2》,依舊是大膽直言,發揮“毒舌”本色。他這次點評的是李宇春和張國立演繹的《說法》。《說法》講的是李小妹的丈夫慶來和村長王善堂發生爭執,村長踢傷了慶來,導致他臥病在床。李小妹因此想討個說法,村長卻拒不認錯。最終,李小妹把村長告到了鄉政府,鄉政府派了李公安來調解此事。

    原來村長踢人也是因為慶來罵到他的痛處,村長一直想生個兒子,卻連生了四個女兒。

    李誠儒在點評這段戲的時候,就看到了李宇春的不足。李宇春在一開始的節奏是對的,李公安要來調解,她是不情願的,所以節奏很慢。

    但是,到了後面李宇春拒絕調解之後,要去討個說法的時候,節奏就不能慢吞吞了,應該是攔也攔不住的樣子,可李宇春的節奏還是偏慢了。

    最後,村長救了自己的丈夫,還對之前踢人的事情道歉,卻因為之前李宇春告了村長,所以鄉政府來把人抓走了。李宇春在這裡需要有更大的感情變化,因為這個時候,李宇春是不想村長被抓了,甚至還有點內疚。那種心情應該讓觀眾看出變化,而不是依舊不緊不慢的。

    李誠儒的點評很到位,是從演員的細節上入手,是對演技進行評價。點評得很客觀,也讓觀眾很清晰的看出演員不足的地方,而不是去談什麼幕後排練有多辛苦,單純的吹捧演員。

    這對李宇春算是客氣了,在接下來郭濤和寧靜演繹的《王貴與安娜》。李誠儒直接痛批張大大和王子異是“攪屎棍”。這話聽起來重,可也不無道理,這段戲本身就是寧靜,郭濤和助演黃夢瑩三人的故事。講患病的妻子,一直懷疑丈夫和女大學生有私情。

    結果本來三個人的戲,演得好好的,強行加入兩個“弟弟”,直接破壞了整部劇的結構。兩個人的戲份,確實顯得很突兀,就像會動的“背景”,沒有感覺到他們存在的意義。這裡李誠儒也很客觀,這不是演員的問題,這個問題是導演的責任。

    李誠儒的話或許太直白,主持人還試圖引導李誠儒點評一下張大大和王子異,緩解一下尷尬。沒想到李誠儒直接回懟,我都打心底里反對他們上來了,我還評價什麼。坦言這兩人一上來就成了“攪屎棍”。

    這裡真的顯示出李誠儒的重要性了,李誠儒真的是在講這個作品和演員的演技,而且很堅定自己的立場。但是其他人,有時候總會說些不痛不癢的點評。例如,有人提問“寧靜為什麼要扇別人耳光”,這不是演員的比賽嗎?劇情的安排,不應該去問導演嗎?

    張大大作為學徒,還突然來了一段心靈雞湯:”以前結婚容易戀愛難,現在戀愛容易結婚難。“這段表演結束了,學徒不是應該學習怎麼當個演員嗎?怎麼開始討論起這部劇想表達什麼了。你到底是來學習演戲,還是學習當編劇和導演的?節目看著看著,總覺得跑題了。

    《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》這個節目,換了新賽制,可以看出想要創新。不過,從這幾期來看,還是走了以前的老路。演員一味地接受誇獎,還怎麼超越自己,觀眾也會看膩的。幸好,節目組也在慢慢改變了,請來了李誠儒。希望後面的節目,除了能夠看到演員精湛的演技,也能看到客觀和犀利的點評。

   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    《》相關推薦

    RSS訂閱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地圖  -  神馬爬蟲  -  搜狗蜘蛛  -  奇虎地圖  -  必應爬蟲

    © 2019 www.92drama.com Power by 92TV線上看